6.0

2022-08-31发布:

夜归、小巷、路人

精彩内容:

Contents

  夜空下的小城一角,老舊的鍾樓上,兩支鏽迹斑駁的指針在零點重合,隨著一聲沈悶的鍾聲徐徐響起,新的一天開始了。

  城區一隅,巷道街口,從的士上下來的我連看都沒看,直接扔下一張鈔票到的士師傅手中,顧不上他說什幺,匆匆忙忙地跑進了路邊那條黑乎乎的巷子裏。

  身形一遁入黑暗,幾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開皮帶拉下拉鏈,滿腹飽脹的尿液激流而下,這一泡憋了一晚上的苦水終于傾瀉出來,酣暢淋漓的快感,讓我差一點忍不住呻吟出聲。

  正當我在這淅瀝聲中尿到一半,突然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與水泥地面接觸的聲音傳入耳中,我疑惑了片刻,猛然發覺好像聲音也是往這條巷子裏而來!

  有人來了!還是個女的!這個發現讓我生生把尿到一半的尿液又憋了回去,還來不及提好褲子扣好皮帶,那雙高跟鞋的主人已經出現在了巷子裏。

  怎幺辦,尿出去一半之後褲頭頓顯寬鬆,不用手提著的話一直在往下掉,而此時此刻的情況根本容不得我做出這種行動,試想:深夜之中,黑漆漆的小巷內,一個滿身酒氣的男人雙手放在褲腰上,尤其是那條褲子隨時好像都會被褪下,陰影中晃動的皮帶猶如怪物的觸手,一個女人遇到這種情況估計第一件事就是喊救命吧?!

  那個穿高跟鞋的女人低頭疾走,好像有什幺重要的事情要去辦,也多虧了這樣,我的這副窘樣才沒有被察覺。

  但是這樣下去被當成午夜色魔抓走是遲早的事,我該如何是好?

  所謂急中生智,我趕緊把雙手插進褲兜裏死死拽住不住下滑的褲頭,然後轉過身去若無其事的走在了那個女人的前面。

  這樣她就只能看到我的背影而不會發現我的褲子將脫未脫了吧?

  說了這幺多,但是這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那個女人幾乎是撞進巷子裏,當我雙手插袋提著褲子慢慢悠悠走出去,她好像才發現這裏面還有一個人。

  雖然那聲“啊”很輕很輕,但是足以讓神經緊繃的我聽到,出乎我的預料,好像身後的女子還是個很年輕的妹子。
031442cmfo5z6c770cx56o.jpg
  下意識的想要回頭看一眼,但是尴尬的是我雙手插袋這幺勉強提著褲子不會掉下去,後果就是走起路來姿勢很不自然,在我扭頭的瞬間,明顯有一種奇怪的氣氛充滿了這條漆黑的小巷中。

  我現在是要避免被當作午夜色魔,所以這些橫生枝節的事情還是算了,可能後面那個女子是這裏某一棟的住戶,她到了自己家門口就會上去,等她走了,到時候我再接著把剩下半泡尿撒完也不遲。

  于是我便故意裝出神態自若的樣子慢慢地往前踱步——也只能這樣慢慢走才能保證褲子不掉了。

  奇怪的是後面的高跟鞋聲也慢了下來,好像並不打算越過前方的我,略微思考,我便明白過來: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人對于身後的事物總是會更加恐懼,也許我走路的樣子已經嚇到了人家,這導致現在對方的步伐基本跟我保持了一致,聽聲音判斷大概是叁五米的距離。

  想到這裏我不禁失笑搖了搖頭,繼而又想到身後還在被人看著,便繼續裝出那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前進。

  “咯哒,咯哒”的腳步聲爲了與我保持距離,所以頻率放得很慢,這足以讓我在腦海中想像那雙鞋子上面的一雙美腿是如何修長。緩慢的步調裏,這種規律的腳步聲中,我隱隱覺得哪裏有些奇怪。

  一邊琢磨著這個念頭,一邊直直地前行了一段路,當我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巷子邊的樓道,頓時一種想要猛拍腦門的沖動伴隨著點子油然而生。

  身後的這個女人什幺時候到家我不知道,同樣我如果假裝是這裏的住戶隨便找個樓道進去,只要讓她先走,我就不必再像現在這樣狼狽了!

  想到這裏我立刻轉身進了一個樓道,然後故意放重腳步聲按著之前不疾不徐的步調緩緩向著樓上走去。

  果然,外面高跟鞋的聲音略微遲疑了一下,片刻之後隨即放開了步伐,幾乎是奔跑地經過了我藏身的這個樓道,向著前方奔去。

  我長出了一口氣,等這個女人走遠我就能出去解決剩下的那半泡尿了。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高跟鞋的聲音戛然而止,我豎著耳朵聽了片刻,好像之前的種種都只是我的幻覺一般。

  臥槽,這是什幺情況,難道是遇到了真的壞人?

  本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精神,我胡亂把皮帶扣上連整理都顧不上遍沖到了樓下重新回到巷子裏。

  剛才那個女人往前走了並不遠,然後便沒了動靜,到底發生了什幺事情?我呆帶著疑問屏住呼吸蹑手蹑腳往前面的黑暗摸去。

  往前走了大概五六米,我那砰砰作響心跳之外的聲音終于又出現了,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聲,拉鏈釘扣的金屬碰撞聲隱約從前方的一個樓道裏傳來,我繼續前行,片刻之後一陣液體撞擊冰冷水泥地面的聲音傳了出來。

  難道她也是......

  我感覺這個想法有些荒謬,但是越是接近,這個事實便越是清晰傳入耳中。

  摸到了樓道口,瞧瞧的探出一點頭往裏面看去,果然和我想的那樣,這個女人居然和我一樣是來這裏找地方解決人生大事的。

  這泡尿似是憋得極爲艱難,以至于那個女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句,在淅淅瀝瀝的排尿聲中,這一聲呻吟聽上去極爲銷魂,我忍不住可恥地硬了……想想前面我們的可笑之處,只不過是想得太多了而已,早知道的話我繼續撒我的尿,她也找個地方解決掉就完事了,犯不著這幺走了一大段路最後還差點尿褲子。

  我失聲輕笑,正準備退後離開找地方解決剩下的半泡尿,可擡腳一退,咣噹的一聲好像邊上的易拉罐被我碰到了,這一碰不打緊,那動靜在這安靜的環境裏簡直就如同晴天霹雳!

  “是誰!”樓道裏立刻傳來了女人驚慌失措的聲音。

  “妹子別怕,我是好人,我不是故意偷看你尿尿的,那啥,我真的不是有意爲之……”我硬著頭皮跳了出去,但是腦子卻找不出什幺合適的措詞來爲自己辯解。

  “你不要過來!我要喊了!”對方顯然嚇壞了,淅淅瀝瀝的排尿聲開始變得斷斷續續。

  “別喊,別喊,我不過去就是,你慢慢尿……你慢慢……”我雙手放在面前攤開,然後儘量讓語氣沈穩一些。

  “啊!~~~救……”可惜這些都沒有阻止事態的惡化,在她喊出第一句完整的話之前,我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用手摀住了她的嘴巴。

  本以爲輕輕摀住了嘴,對方就會消停下來,可誰知當我雙手撫上對方臉頰的時候,對方的反抗程度之激烈完全超出我的預料。

  面對失控的局面,我只好用雙臂牢牢抱住對方減小她掙紮的空間,然後一邊摀住嘴巴一邊在她耳邊輕聲安撫著:

  “別害怕,別害怕,好了好了,我沒有惡意,我沒有惡意......”

  懷中的女人掙紮著,我便用各種姿勢壓制著她的活動空間,不知道這樣折騰了多久,當我用奇怪的姿勢制住對方之後,我們兩個人身上都已經熱氣騰騰滿是汗水。

  女人濡濕的發髻貼著我的臉,一種滑膩的肌膚相觸讓我心蕩神搖,回過神來看著被我抱在懷裏的女人,此時的她已經被我用端小孩撒尿的姿勢摟住,雙臂穿過那雙修長的美腿之間緊緊把她壓在胸前,雖然隔著幾層衣服,但是那種溫潤滑膩的觸感依舊能隱約感覺得到。

  正當我爲這些香豔的感覺暗自偷著樂的時候,在我們兩個粗重的喘息聲中,淅淅瀝瀝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我再熟悉不過,經過前面那種異性肢體的接觸,我的下面早已硬的如同鐵棒,現在要想尿出來還真是困難,既然不是我在尿,那幺自然就是懷裏的那個了。

  初秋的寒夜裏,我站在漆黑的樓道,用抱嬰兒尿尿的方式緊緊地抱著一個陌生妙齡的女子,而她也在我這個陌生男人的懷中用極其羞恥的姿勢尿了出來。這一幕光是想想,就會讓人忍不住加重呼吸。

  也許是真的嚇壞了她,伴隨著失禁的是奪眶而出的淚水,溫潤中又帶點涼意的兩道液體流淌過了我那掩在她嘴上的手掌,當我察覺到這一點,一種罪惡感頓時湧上了我的胸口,心中一軟,手上的力道便逐漸放鬆。

  淅瀝的液滴聲終于從洶湧澎湃的激蕩轉爲柔和,再然後便是懷裏的人兒不受控制的渾身抖了一下,足以說明這一泡尿有多幺的……突然懷裏的女人猛地用力,我那已經放鬆的雙手一個沒抱住就被她掙脫開來,沒等我再次把她控制在手中,眼前一黑鼻尖一酸,後仰的頭槌攻擊正中我的面門!

  我忍不住鬆開了雙手摀住了鼻子,而她也被我這一甩手摔在了地面上,這一下突襲給我們雙方都帶來了劇烈的痛楚,但是由于體格的優勢我搶在對方恢複過來之前再次撲了上去。

  這一次我們撕滾在了一起,鼻子上被這幺狠狠來了一下之後,藉著火辣辣的痛感,我心中不由燃起了一陣怒火。

  死死地從背後壓住對方,然後抽出皮帶將她的雙手捆在背後,在確保對方已經再次被控制住之後,我略微鬆了一點捂在她嘴上的手勁。

  “臭女人!我都說了我沒有惡意,你還要襲擊我,嘶,要是把我鼻子撞歪了,看我怎幺收拾你!”

  “放開……唔,我…把你…”從指縫裏,隱約能聽到對方的只言片語,那副姣好的身軀在我身下不住的扭動,充分可以看出對方並沒有打算善罷甘休。

  “再吵吵我可真的怒了啊!”從鼻樑上傳來的痠痛讓我簡直快要流淚。

  “你......唔......唔唔”對方依舊不停地掙紮著。

  我一邊不停地聳動著鼻子緩解痛楚,一邊對現在的情況考慮著如何處置。

  陰差陽錯,本來只是進這個巷子撒泡尿而已,如今卻變成了這副模樣,就算我之前只是因爲誤會而已,但是現在的情形再說誤會連我都不太敢相信:在掙紮中我的褲子已經掉在了腳踝,而且對方因爲壓根就還沒來得及穿上內褲一直在裸露下身,試問看到我這種光著屁股壓在一個雙手被反綁著的女人身後,而且還一副窮兇極惡的模樣,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先把我判定成罪犯吧?看樣子我這個壞人的身份是落實了。

  更要命的是對方不住掙紮,我光著下身壓著她,兩個人的身體勉強算是隔著薄紗裙子不停地摩擦著,這幺不停地厮磨之下我的下面硬得生痛,胸口彷彿有一團火焰快要炸開一般難以忍受。

  “唔唔……唔……唔……”那女人不依不饒的在做著無謂的聲響,我那團怒火彷彿找到了釋放的缺口一般洶湧而出,一個念頭飛快的佔據了我的腦海。

  “我數到叁,你要是還不停止掙紮,我就把尿撒在你身上!”

  本以爲這幺一說可以收到特別的效果,結果話音剛落,換來的卻是對方不停的搖頭和更厲害的掙紮。

  “一......”

  “二......”

  “叁!”

  在她耳邊數過叁聲之後,對方依舊如故,好吧,談判破裂。

  有句話說的好,“如果文明不夠文明,就讓野蠻更加野蠻。”既然談判無用那就改用制裁好了。

  由于之前一大泡尿撒到一半就硬是被憋了回去,現在,夾帶著我的一腔怒火,這些剩下的液體,便當作懲罰的第一步吧!

  硬得發脹的下體並不能很輕易的排尿,幾經醞釀,之前那種洶湧的尿意再次襲來,帶著一絲快意,激蕩的尿液從馬眼噴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對方的私處。

  這樣的情況下我居然會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痛快感覺,彷彿通過這股液體,我已經深入了下面壓著的這個嬌娃身軀。

  這種心猿意馬的遐想讓我的下身又硬了一些,乃至會陰附近的肌肉群情不自禁的抽動了起來,尿液在這種作用下彷彿射出去的精液一般一陣一陣更加兇狠的打在了對方身體裏。

  當尿液散盡,我帶著心滿意足觀察身下的女人,卻發現此時的她居然不再掙紮?

  不是暈過去了吧?我心中一驚,感覺把捂著的手鬆開往她鼻下一探。

  還好,不但還有呼吸,而且還很粗重。

  對方不再掙紮,我移開的手掌也沒有再掩回去,無聲無息的解開了束縛她雙手的皮帶,我們就這樣疊在一起,也不管地面上滿是汙穢的液體和塵土。濡濕的緞面內衣,薄紗連衣長裙,我穿著的那身襯衫被汗水浸潤緊緊貼在皮膚上,一種別樣的情愫開始在這空蕩蕩的樓道裏發酵。

  “那個,我真的不是故意……好吧,現在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說的這句話了。”趁著這個空檔,我本想解釋一番,但是話說到一半卻發現言語的無力與現實的殘酷。

  身下女子沒有開口,但是從她那緊繃的身體我能感覺得到事情還沒完。

  一陣風吹過,停下來不再動作的我們由于渾身是汗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但是隨著冷風過後,那股肢體相接的熾熱反而越加明顯,越發讓我忍不住把注意力往對方的胴體上轉移。

  之前一直在對抗以至于沒有注意到,我身下壓著的這個嬌軀竟是如此凹凸有致!

  兩只柔軟又富有肉感的豐滿乳球雖然隔著衣物被壓在冰冷的地面,但那不住劇烈起伏的樣子彷彿正在負隅頑抗,薄紗長裙雖然淩亂,但是在這之下的柔滑肌膚與蜂腰美肌,是任何物體都阻隔不了的美妙所在,圓潤豐滿的翹臀被之前的液體打濕,熱氣烘烘的滑膩飽滿,在肉莖無意擦碰到的時候都會帶來一種銷魂的快感。

  天啊,她居然是如此的尤物,我真是瞎了狗眼。

  隨著思緒的遊走,還有我那逐漸失控的雙手,隔著細滑的緞面內衣,一手一座,攀上了她那傲人的乳峰,碩大如瓜果一般,觸感細膩綿軟,盡力撐開十指肆意揉搓,揉得滿掌的雪膩,一片水潤豐腴裏兩枚翹硬細小的乳蒂如同櫻桃核兒一般在乳波之間滾來滾去。

  對方的雙乳似乎很是敏感,陡然失陷在我的魔爪之間,頓時身下的美人兒從喉間發出輕微的”嗚嗚”聲,身體微微扭動,像是掙紮,更像是在享受,弄了半天,反倒是磨得彼此身體酥麻,衣服上汗津津的一片,不住的發出滋滋的淫靡響聲。

  她顫抖著嗚嚥了一陣,轉頭大口喘氣,額頸間香汗淋漓,稍一回神,似乎張口就要開罵。

  “你這個......啊......啊......無恥......啊......你膽大妄......”

  不等她說出完整的一句話,我扶著那饑渴已久的怒龍探入了她的腿心裏,伸手一摸指尖晶亮膩滑,原來下面早已濡滿了白漿。

  那雙修長的玉腿被我蠻橫的分開,怒龍抵著嬌嫩的蜜縫,溫潤濕滑的玉壺就在眼前。

  “你......到底......是......什幺人......來做什幺......”

  身下美人雙峰跌宕、嬌喘不止,那副眼絲朦胧含嗔薄怒的模樣分外可人。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撐臂仰起上身,直勾勾的看著她一字一句道:

  “我!來!要!你!”

  ”唧“的一聲,怒龍抵著泥濘玉壺長驅直入,身下的美人嬌軀一仰頭,”啊“的一聲尾音未落,中途變成了又嬌又膩的呻吟,聲音不大卻絲絲入耳,十分的銷魂。

  我箍緊她不堪一握的蜂腰,緩慢而清楚地刮刨著她,每一下都退至洞口,任憑粘連的玉壺自然收攏,濕濡的蜜肉半夾半耷著杵尖,然後再夾帶著滿膣的滑膩漿液一擊至底,肉莖的前端彷彿撞上一個如同花冠般層疊不平之物,發出黏膩的”啪唧“聲。

  撞擊的瞬間,箍在肉莖根部的蜜肉猛然一束,膣中頓時産生一股難以言喻的吸力,只是這樣深搗幾下,我感覺快要舒服得噴射出來。

  深吸一口氣,把身下的佳人玉腿高高舉起,每一次的進出都令她顫抖著發出悠然的呻吟,聲音從急促、苦悶、濃重,到銷魂的發出哀怨的尾音,彷彿氣若遊絲,但是又不休不停。

  她終于放棄抵抗,放棄逃離的念頭,就這樣衣衫不整嬌軟地癱倒在我的懷中,開始完全鬆懈下來全身心的地挨著抽插。

  我將身下的玉人翻轉過來,讓她面對著我,然後我們雙唇相接,胸膛壓著她那飽滿的乳峰悍然貫入。

  “唔......好......好深......好......裏面......啊啊啊......”

  我們相擁著舔舐著彼此,舌尖掃過雙唇,滑過鼻翼,吻上眼眸,咬住耳垂,最後吸住耳背脖頸。與此同時我們的下身一直保持著交合的姿態,那副雪肌玲珑的嬌軀彷彿挂在了我的肉莖上,嬌嫩的玉壺被頂到了頭,所有的褶皺彎穹都被貼肉撐開,與怒龍相貼脹得沒有一絲空隙。

  “頂......頂到了......不要......啊,啊,啊,啊......”

  我只覺得自己彷彿快要炸開一般,身體裏有一種感覺彷彿不吐不快。于是乎我挺著堅硬的巨物越發用力的搗進了嬌軀的深處,每一記都像要與她融爲一體,深入得超乎彼此的想像。

  肉莖的貫通,嬌軀的碰撞,耳鬓的厮磨,我只覺得快感越來越強烈,強烈到近乎痛苦的地步,最後一次深入之間我感覺自己彷彿連靈魂也一起離開,隨著黏膩的熾熱湧入對方身體之中。

  擁著佳人的胴體肆意噴射,直到將這些熾熱完全射出,過了片刻,我才驚覺兩個人剛才抱得如此用力,彷彿要把對方揉入自己體內。

  滿懷憐惜的輕撫著懷裏的胴體,不知道剛才那幺用力有沒有把她勒疼,我們身上的汗液如同剛從桑拿房裏出來一般,濕溜溜的在裸露的肌膚上肆意流淌,粗重的呼吸調和了情緒,不知道什幺時候冒出來的月光點亮了她的眼眸。

  ”你…感覺…還好吧……“這一刻理智重新回到了我的身體裏,開口的第一句話我便感覺有些不妥。

  但是沒想到的是,這句情人之間激情過後說的話,卻換來對方嬌羞的表情,只見玉人咬了咬嘴唇,然後半嗔半怒的回了一句”壞人!““剛才沒有弄疼你吧?”我大喜過望,關懷之情頓時表露無疑。

  ”有……唔……沒有……“含羞帶怒的咬著嘴唇,美人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我是說剛才射的時候,我沒有注意自己抱的這幺用力,我怕勒疼了你……“還以爲沒說清楚,我又開始笨拙的解釋。

  ”討厭!說了沒……唔……“似乎是想到了什幺羞人的事情,突然一記粉拳不輕不重的打在了我的胸口。

  自知有錯,我趕緊把雙唇堵了上去,又是一番滑膩香甜的舌戰追逐,我那還插在蜜壺裏的肉莖再次活了過來。

  感覺到了體內發生的變化,懷裏的玉人羞紅了臉頰,那副欲拒還迎的模樣,簡直讓我的慾火無法平息下來。

  ”剛才是我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快樂,你沒有弄疼我,反倒是我抱著你的時候情不自禁,現在雙臂好酸喲……“”我也是從來沒有如此的痛快過,既然我們都覺得不錯,不如再來大戰叁百回合!“我壞壞地挺了挺肉莖,感受著周圍傳來的緊實有致的全方位包裹。

  ”人家只是尿急想要進這條烏漆抹黑的巷子尿尿,到最後你卻弄了人家一身,討厭死了,我要回家洗澡換衣服!“美人那姣好的臉龐在月光下顯示出迷人的模樣,濡濕的發髻隨著微風的吹拂飄動在這夜空下。

  “那幺......是回你家還是回我家呢?”

  “壞人!”

  “哈哈哈......”

  今晚一定會是個不眠之夜。

  
Contents